德国在明悟韩国在犯傻

由于加里宁格勒是波罗的海舰队所在之地,所以对俄罗斯非常重要。但俄罗斯与加里宁格勒之间隔着白俄和立陶宛,所以立陶宛封锁交通线,让俄罗斯非常愤怒。

但立陶宛把欧盟拉出来背黑锅,表示自己不是有意封锁俄罗斯,而是在执行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条款。

然而据德国《明镜周刊》报道,欧盟将很快公布对第四套制裁俄罗斯的法律做出详细解释,解释将明确指出:向加里宁格勒地区运输货物不受欧洲限制。

《明镜周刊》还透露,在欧盟的内部讨论中,德国的态度是坚持要解除过境禁令。

这个解除制裁,并不是说欧盟解除所有对俄罗斯的制裁;而是对之前的制裁条款做一个解释:从俄罗斯到俄罗斯的货物运输不在制裁范围。

根据之前的制裁令,俄罗斯的货物运输只要经过欧盟领土就要被制裁,所以立陶宛可以封锁俄罗斯向加里宁格勒运货。

修改之后的制裁令,加里宁格勒也是俄罗斯领土,那么从俄罗斯本土运往加里宁格勒的货物,不在制裁之列。立陶宛就不再能够封锁加里宁格勒。

——简而言之,这是德国试图向俄罗斯释放一个缓和的信号,不想把俄罗斯逼太狠。

立陶宛因为极端反俄,做事比较激进。它那个封锁加里宁格勒的做法,很容易造成俄罗斯和欧盟对立。

再加上立陶宛紧抱美国大腿,凡事只考虑美国利益(俄欧冲突对美国有利而对欧盟不利),很少考虑欧盟利益,这也让德国和法国很恼火。

德国这个舆论放风,其实是想缓和俄罗斯与欧盟的潜在冲突。摆在德国与西欧国家面前一个现实的问题是,现在已经是夏日,再过几个月冬天就来了,要想取代俄罗斯能源并不容易。如果能和俄罗斯缓和一下关系也不错,毕竟俄罗斯的廉价能源还是很诱人的。

6月30号,德国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执行官迪斯在接受《明镜周刊》采访时,批评德国联邦政府的中国路线严重低估了中国给德国繁荣作出的贡献。

《明镜》:您常对美中之间形成地缘政治集团作出警告。像您这样的企业老板,是否应更努力地将西方价值观带向世界?

迪斯:两者都要,我们也应把东方的价值观带到西方。我们应该在两个集团之间进行调解——并唤醒德国。我们国家严重低估了中国给德国繁荣作出的贡献。如果我们要与之“脱钩”,德国看起来会完全不同——我们的增长、繁荣和就业会少得多。例如,大众汽车在德国雇用了2万至3万名研发人员,其中一半为中国客户工作,每年有40亿欧元的利润来自中国。我总是告诉我的高管:你的一大部分奖金是在中国产生的。

迪斯:我的看法不同。现在中国在经济上更开放。我们第一次可以在那设立全资公司。我们可以通过本地化为变革作出贡献。

迪斯:我更担心的是德国政府对中国的态度,还有面临衰退的世界经济。我认为全球范围内的通货膨胀、能源短缺和利率上升是非常成问题的。如果没有与中国的业务往来,通货膨胀将进一步加剧。我们需要更多的对话。

身为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的迪斯,某种意义上代表了德国工商界精英的意见。他的这个采访透露出几个观点:

结论:德国需要和中国更多对话。这便是德国对中国务实的一面。德国的务实,获得了巨大的回报。

7月1日,南航、国航、东航三家中国航空公司发布公告称,将向欧洲飞机制造商空客公司合计购买292架空客A320NEO飞机,总金额超过3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400亿元)。这是近三年来,中国民航业首次宣布如此大规模的客机订单。空客公司也第一时间在官网发布了获得中国新订单的消息。

毕竟在大飞机领域,中国可以说是地球村最大的客户之一。未来20年,中国需要多达8千架客机。这是上万亿美元的大生意。

中国也在研发自己的客机,而且已经有了C919;但可以预见的未来,中国的客机肯定满足不了中国自己的市场。

之前中国的大单,大部分都给了波音。但是美国近年对中国的所作所为,完全是政治逻辑压倒商业逻辑。

欧洲虽然时不时也跟着美国嚷嚷,但大体上还能在商业领域保持清醒。这其中作为欧洲经济发动机的德国功不可没。这次中国把巨额订单给了空客,就是因为欧洲对中国还能保持正常的商业逻辑。

部分朋友可能纳闷,空客是法国公司,和德国有啥关系?看下其大股东就会发现,空客不仅属于法国,英国、德国、西班牙也有股份。

空客公司属于空客集团,欧洲航空防务航天公司拥有80%的股份,英国宇航公司拥有20%的股份。

欧洲航空防务航天公司的第一股东为法国,大约拥有30%出头的股份;第二股东为德国,占30%的股份;第三股东为西班牙政府,持股5.5%。

中国给空客下订单,整个欧洲都受益。这是欧洲工商界(以德国和法国为代表)务实派替欧洲争取的效益。

韩联社7月3日报道,出席北约峰会后的尹锡悦向幕僚们介绍出访感受时表示,此次与各国领导人面对面碰头之后,更加切实感受到当前的国际政治现实。

韩联社7月4日报道,韩国政府决定以总统尹锡悦出席北约峰会为契机推进亚太四国(韩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定期协商机制。

尹锡悦7月4日上午召开幕僚会议:为了加强与北约的合作,探讨多项北约峰会的后续措施,包括构建亚太四国沟通渠道的定期磋商机制、与北约缔结伙伴关系、在比利时新设韩国驻北约代表团、加快检查所谓“印太战略”等。

前面文章说过,国土面积狭小、资源匮乏的韩国依靠贸易立国,三分之一的进出口贸易依靠中国。韩国紧抱美国大腿,其实是不明智的行为。

很多吃瓜群众都明白的道理,难道韩国政坛精英会不明白?也许尹锡悦不是不懂,只是没办法而已。毕竟他的基本盘就是,言行不可能离开藩篱。

最根本的原因在于,韩国被美国渗透太深,所有韩国政客都没有力量也没有勇气违背美国的意愿。

当然德国被美国渗透得也很深。但德国好歹有欧盟这个躯壳,可以适当保留辗转腾挪的空间,在面对中俄时可以实践务实的政策。韩国在美国面前,基本就是完露,犹如鹰爪下的菜鸡,被拿捏得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