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故事《宝莲灯》中人物刘沉香之母

声明:,,,。详情

三圣母,即华山三娘,又称华山圣母,为西岳公主,华山神西岳大帝第三女,兄弟为华山二郎与华山三郎(并非四川的)。古籍中未提及其姓名,不过据传其父“姓善,讳壘”,因此三圣母理应也姓“善”。

三圣母是民间故事中的神仙之一,在为供奉其父西岳大帝而建的西岳庙偏殿圣母殿中享有祀奉,陪祀为其子刘沉香侍婢灵芝。

关于三圣母的记载最早出自唐代《广异记》,称其在跟凡人结合生下子女后主动离去,并无被压山下的情节。在清末民初成型的故事《宝莲灯》中为刘彦昌的情人,刘沉香的生母。

为女娲创世所用法宝的说法,三圣母既无“杨婵”、“杨莲”、“杨琼”三名(此三名出自电视剧以及网文),也无“三圣公主”(精卫封号)、“元真夫人”(泰山圣母封号)二封号。

”在道教中是指保护妇女生产的注生后土圣母、卫房圣母、保产圣母三位女神的合称,并非华山三圣母。

从唐代《广异记》就可知华岳神灵在唐就已很流行。并记载了一个非常明确华岳神系,三圣母为华山神第三女,与二郎神并无亲缘关系。见载于《广异记》的《华岳神女》篇,其父亲为西岳大帝(又号金天王),兄长华山三郎。

在《华岳神女》篇中这位神女与一位书生有一段恋情。书生在赴京赶考途经关西的一个旅店中,遇到了神女,并与神女结合。神女与书生同去京城,度过了七年,生下两子一女。之后神女突然对书生说:“我打算为你娶个妻子”,书生很惊讶。神女才说:“我不是凡人,不可能永远陪伴你,你应该有自己的妻室”。后来书生就娶了一房妻子。但新欢虽好,旧爱不变,书生仍与神女“往来不绝”。神女肚量大,容得别的女人来分一杯羹,新媳妇可不似她这般贤惠。于是趁士人酒醉,新妇“乃命术士书符,施衣服中,乃其形体皆遍”,请道人画符惩治神女。当士人再去见公主时,却吃了个闭门羹:“君素贫士,我相抬举,今为贵人。此亦于君不薄,何故使妇家书符相间以我不能为杀君也。”神女谴责书生放任新妇,于是“悉呼儿女,令与父诀”。士人自知难以挽回,哭丧着脸求公主临终时对自己道一句真心句:“贤妻啊,你到底是姓谁名甚?家住何处?今日一别恐怕今生再难相见,为夫实在不想到老还落得个糊涂啊!”神女云:“我华岳第三女也。”神女跟丈夫儿女临别前才告知他们自己的真实身份,其实她是华山神的三女儿,即华山三公主。

广异记中也载有华山神配偶华岳三夫人与凡间书生偷情的事迹:“赵郡李浞,以开元中,谒华岳庙。过三夫人院,忽见神女悉是生人,邀人宝帐中,颈抹元讲备极欢洽。三夫人迭与结欢,言终而出。临诀谓浞日: “每年七月七至十二日,岳神当上计于天。至时相迎,无宜辞让。今者叠您舟相见,亦是其时,故得尽欢尔。”

此书中记载了华岳三公主还有个兄弟,叫华山三郎,在《广异记》的其它编章中有明确介绍,华岳神金天王的形象是“左右侍女数千百人,侍卫甚严,紫绶金章”。而金天王的儿子华山三郎也是“状如贵公子,服色华侈,持弹弓而行,宾从甚伟。”《广异记三卫》中写北海神女嫁于华岳三郎,自陈“己非人,华岳第三新妇,夫婿极恶。家在北海,三年无书信,以此尤为岳子所薄。”这显示,华岳三郎纯粹是个纨绔子弟的形象,父子一家都常抢民女的一家。

同样是《广异记》记载,在《王勋》一则中,华岳三女还与叫王勋的进士有一段风流轶事。王勋“尝与其徒赵望舒等入华岳庙,入第三女座,悦其倩巧而蛊之,即时便死”。王勋的小愉您元徒弟吓破了胆,急中生智,找来个跳大神的巫师,“于神前鼓舞”,折腾了许久,王勋终于活过来。赵望舒那颗心还没有落回去,却见老师横眉竖目,冲着自己大吼大叫:“你这死小子,老师我正在快活着哩,你干嘛找个神巫来弹琵琶,冲破我的好运!”众人莫名其妙阿拔请,只听王勋解释:“三公主本来已把我藏于她的香车之中,正想领我回府,不想望舒让神巫弹起了琵琶,把这件事告诉了她父亲,华山君他的黄门挨个搜查车子,三公主不敢旋再再收藏我,忍痛拔拔炼凶将我推下地来……”

“韦子卿举孝廉,至华阴庙,饮酣,游诸院,至三女院,见其姝丽曰:“我擢第回,当娶三娘子为妻。”

不过整个故事的剧情较广异记的《华岳神女》篇无甚改动,神女依旧热衷于给韦生娶妻,不知打哪儿来的道士也依旧热心地给韦生送来符咒,并亲自飞符召唤岳神(金天王)斥问……只是结局却是迥异:神女被罚杖击,受气不过,先使术摄死韦生妻子,又将韦生勾了魂,“其夜遂卒”,结局却是神女杀了书生韦子卿离去。

宋元之际的《异闻总录》中韦子卿遭受同样的结局,只是删去了华岳金天王的准婚,让故事户犁桨更接近于韦子卿与神女为爱私奔。神女并无被困,故事自然也没有救母情节了。

华岳神女思凡的故事通常被视为沉香故事的雏形。只是故事中神女并未被压在山下,未知后世衍变脉络。

关于华岳三娘的传说由来已久,早在唐·戴君孚的《广异记》中,就记载了这位神女与一位书生的恋情:有一位书生进京赶考,经过潼关西部的时候,住宿在一处小客店里。不一会儿,有一群奴仆众星捧月般簇拥着一辆华贵的彩车向客店走来,传话说公主要来投宿,让店家将客店立即用帷幕遮围,店内所有的客人马上回避。附近四五家客店的人也一阵惶恐。忙乱中书生还未来得及回避,公主的彩车声就传进了店门。公主进店后,客人们紧闭门窗不敢露面。唯有书生在一个角落里欲进不能,欲退不得。公主要梳洗打扮,命婢女查看四处是否有人,婢女说:“大概没有什么人吧!”谁知此时竟发现躲在墙角的书生。众婢女一哄而上,口骂狂徒,要行家法。公主令把书生带上,注视良久说:“此生仪表堂堂,举止文雅,绝非轻薄之辈,请不要难为他,就让他回自己房间去吧。”

公主梳洗已罢,令婢女召书生来见,言谈之中,话甚投机,便互生爱慕,只恨相见太晚。随即便要婢女侍奉书生洗浴,并更换上宽松漂亮的服装,书生更显得英俊飘逸。按公主的旨意,书生的床前挂上紫红色的罗帐,床上也铺好了锦褥绣被,床上用品极尽人间豪华。公主与书生二人就此缔结百年之好。

第二天,书生随公主来到京城,住进公主安排的怀远里府中。内外侍从多人,奴婢无数,其荣华富贵,当时没有人家能比得上的。府中的人都称书生为驸马。出入则肥马轻裘,前呼后拥,比朝廷里官高位显的三公四卿还高一等。

书生的父母还住在老家故里,公主命侍婢常去照料他们的饮食起居,并不时送去很多金银财物。书生家因得到公主的资助,也成了当时显赫的贵族。

时如流水,转瞬即逝,七年中,公主生下两男一女。忽然有一日,公主对书生说要为他另娶新妇。书生诧异,责怪公主为什么说出此种话来。公主说:“我本不是凡人,不能与君结为长久夫妻。君命中注定还有人间的婚姻,这不是你我恩爱所能代替得了的”。于是就为书生另择妻室,但二人来往依然不绝。

新妇家人发现新郎官常出门数日不归,就派人悄悄跟踪他,终于知道书生经常出入于一处破废的宅院,他们怀疑书生被鬼魂所迷惑,故意劝酒灌醉他,请来精通法术的人画了符篆,藏在书生衣服的各个角落。书生回到公主家,公主令家人把书生拒之门外。书生自然不了解其中情由,只有倚在门外唉声叹气,惆怅满怀。这时,公主走出来面带愠色指责书生说:“你本来一贫如洗,是我抬举你成了贵人,我有哪一处对不住你?谁知今天你有了新妇,就忘恩负义,用符篆来我。”书生这才发现衣服内藏有符篆,满腹冤枉,溢于言表。公主说:“我也知道这不是你的过错,但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便说明你我情缘已尽。我们谁也无法挽回。”说完,便唤出儿女与书生诀别。书生非常伤悲,哽咽不止。公主令家人打点行装,准备立即起程离开这里。书生问公主姓名住址,公主说:“我是华山神的三女儿。”说罢出门飘然而去。

在原故事中,华山三娘子的兄长并没有出场,那个书生连个名字也没有,但已有了她与书生相爱并生了儿女的情节。

华山三娘子本是华山神女儿,与西蜀的灌口二郎(二郎神)以及玉帝均无关联,也没有名字,把华山三娘子的兄长称作二郎神、父亲当作玉帝应是后人的误传。与华山三娘子结合的书生也只是个普通书生,概为了身份匹配,现今部分民间故事才安排了他金童转世的身份。明清时期的记载玉帝女儿其实是云华,而云华的丈夫杨天佑才是金童转世。

有关沉香的故事,最早记载是失传的宋元戏文《刘锡沉香太子》、元杂剧《沈香太子劈华山》,明代《劈华山神香救母》,可惜这些戏剧均已亡佚。形成《宝莲灯》完整故事链的则是清代宝卷《沉香太子全传》所记载,定形是在小说《西游记》广为流传之后的清代。真正流行则是在新中国建国以后。而根据沉香劈山救母改编的《宝莲灯》最广为流传。传说流传至今,有多个版本,故事内容有所不同。至于南音的《沉香太子南音》,据剧本所述,并没有三娘被压的情节,当然也就没有劈山救母。因此不在讨论范围内。

嘉靖本《风月锦囊》是现今可以见到的有关刘锡故事的最早刊本,为明嘉靖三十二年,但只留存刘锡与三娘的“茅店结合”一节,其他内容全部佚失。

莆仙戏《刘锡》现存的是民国年间福建老艺人的手抄本,虽然戏曲年代未知,但与《风月锦囊》在乞火这一情节的相似点分析,大概可以推断莆仙戏《刘锡》是袭自《风月锦囊》,其中所提到的二郎并非是我们熟知的坐镇四川的灌口二郎神,而是镇守华山的华岳二郎,即华山神之子,武器为金锏。戏曲中八仙之一的铁拐李发现华岳三娘和凡人私通,向玉帝奏旨,华岳二郎奉玉帝旨意捉拿三娘,压在黑云洞,由三娘的大姐飞天圣母看守。

而此戏曲版本中,并未提及兄妹二人姓名,仅以二郎与三仙娘称呼,可见此时的兄妹二人并非后来的所谓杨氏。

而华岳三娘正式被称为杨氏则是在1959年河北安庆梆子戏宝莲灯中,这部戏曲里面;二郎正式变成了现在这位杨氏男子,并首次出现宝莲灯这个法器。

而宝莲灯这个法器,纵观今人杜颖陶整理的《董永沉香合集》中“沉香集”里收录的曲艺,只有两篇提到她有件护身法宝宝莲灯——宝卷《新刻宝莲灯救母全传》和弹词《宝莲灯华山救母全传》。但就这两篇曲目里,此灯也没有现代的《宝莲灯》电视剧所描绘的那样了不得。

沉香劈山救母的开头,就时间大致推断为明嘉靖三十二年的莆仙戏《刘锡沉香太子》中,开头是孙悟空与守华山的华岳二郎说将来会有一个七岁小孩来劈华山,从而惹怒华岳二郎,在天庭赴宴的时候迁怒铁拐李,同时,人间的三圣母对刘锡偶动凡心但并没有要下嫁的意思,而铁拐李则借此向玉帝奏请,让三圣母嫁与刘锡。三圣母接旨成婚,三日后送刘锡离开。

到这里,看三圣母对于这场婚姻的态度,颇有些公事公办的味道,可怜刘锡却是真的以为自己娶了佳人,等三天时间到了,三圣母跟他摊牌表明身份的时候,后面刘锡落第,归乡途中来到华山探望三圣母,对着其塑像诉说离别之情,但是他的身上带着三圣母送的宝物,差点被知府当贼抓了,后来三圣母说明详情,那知府就应着三圣母的话,把女儿嫁给刘锡。

随后华岳二郎知道这事火冒三丈,回来二话不说把三圣母一顿打然后关起来。紧接着降龙罗汉投胎,沉香出生,沉香七岁寻母,铁拐李觉得愧疚收他为徒,送他八岁让他长成十五岁的少年并且帮助他救母,最终救出三圣母。

而清代十八世纪的沉香宝卷中,沉香救母的年龄则是十三岁。沉香劈山救母的年龄从最初的正太年纪七岁到后来的十三岁再到现在的央视版的二十岁,有种终于长大成人的感觉。

沉香宝卷里面,收沉香为徒的不是铁拐李而是吕洞宾;吕祖赠沉香宝剑与二郎+孙悟空决战并且从一边协助,最终沉香被二郎欺骗,与三圣母一同关进深井,险些被烧死。幸得吕洞宾及时相救。最终三圣母与沉香(金龙转世)救下刘彦昌,王氏母子以后,玉帝下诏让母子二人重返天庭。

西岳庙,在华山之下,供奉华山主神金天王。最早建于汉武帝时,后经历代修葺,规模日渐庞大,建筑极为宏伟,它占地186亩,四周高墙相围,墙内外双砖包砌,经千年风雨仍极牢固,过了金城门,便来到庙中最主要建筑灏灵殿前,大殿给人的第一个感受是恢宏气魄。它是七间歇山顶,坐落在一个大月台上,其建筑风格与周围景色也十分协调。

大殿的四周,有不少古柏巨槐,望之郁郁葱葱,有诗云,“老柏寒飕飕,清词昼寂寂。开门华山北,岚烟沉西夕。”描写了西岳庙肃穆清幽的环境。

在我国古代神话中,仙凡相恋乃是禁忌。可是又不缺乏为了爱情触犯天条的仙女们。三圣母就是在上了凡人刘彦昌,有了后来的主角沉香。 可是在动画的开头可是一篇母慈子孝的场景。可能后来的三圣母爱沉香多过了爱刘彦昌吧。为了就出沉香,她将可以保护她的宝莲灯交了出去,被二郎神压

爱情真的能超越一切吗?美丽的神仙三圣母因为种种原因与人间的平凡书生刘彦昌相知相恋,三圣母誓要为爱下凡尘。二郎神多次阻止劝说仍无法改变,就这样三圣母带着宝莲灯离开了天界。在与刘彦昌生活的日子里,三圣母幸福快乐,可是这些幸福时光终究是偷来的,她与刘彦昌本就不该在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