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机之城法兰克福

即使一直被当作“世界著名转机城市”,哪怕你来法兰克福只是因为航班众多机票合理,留个一两日给法兰克福总还是不算辜负了它。谁知道呢,“莱茵河畔曼哈顿”金融中心那个巨大的蓝色欧元标志,也许是甲之砒霜乙之熊掌。不过,哪怕你只留恋古迹和美术馆,也不要忘记法兰克福一直被称为“德国最大的书柜”:17个大大小小的博物馆和古罗马人遗迹、古歌剧院以及中世纪木骨屋林立的老市政厅广场,都能为你印象中很可能拥有乏善可陈印象的法兰克福翻开新篇章。

毫无疑问,作为德国乃至欧洲重要的金融和交通中心,航线众多的法兰克福的机票总是诱人的(偶尔会有刨开税费仅三四百人民币的票价)。要从这里去往欧洲各地,铁路线也极为发达。除了欧洲第一大的伦敦希思罗机场就是法兰克福航空港了。无数飞到欧洲各国的国际航线,几乎都是从法兰克福国际机场中转,所以这里聚集了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和酒店,也包括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旅游者。但是,旅行者们愿意停下脚步多留几日的并不多。

但美因河畔一带总归还是留着这个城市的旧影,甚至作为老城的中心也是宁静的。假设只在这里停留一日,建议选择住城中心的火车站附近,这里小酒店林立,要挑选一个几十欧元并且舒适安全的房间并非难事,然后就在仅存的时间里尽可能在以火车站为中心方圆几里的区域步行即可。法兰克福的博物馆群比不上柏林博物馆岛的浩瀚,但依然有傲人的收藏。假设你只有时间去一个美术馆,请务必选择美因河畔的施泰德尔(STADEL)。

施泰德尔是由法兰克福的银行家施特德尔捐资设立的绘画馆。广泛地收集了自中世纪至现代的德国、意大利、荷兰及法国绘画。歌德肖像画《堪帕涅的歌德(歌德在罗马郊外的乡村中)》前人群最为集中,是众多歌德像中最有名的一件作品。除此之外,中世纪的德国佛朗多绘画,14至18世纪的意大利画家波提切利、拉斐尔和印象派的雷诺阿、莫奈等名匠的作品都能欣赏到。

除此之外,要看古希腊、古罗马、古埃及的雕像,去Liebieghaus,美因河畔的博物馆堤岸(FrankfurtMuseumEmbankment)是德国,乃至全欧洲都算大规模的博物馆区之一。还有现代艺术博物馆,以及博物馆区里的电影博物馆、考古博物馆、建筑博物馆、通讯博物馆和世界文化博物馆等分馆,很可能只有在博物馆堤岸,法兰克福浓重的商业气息才得以缓冲。

国际化是这个城市的最典型特点,甚至包括它的剧院。法兰克福话剧院是欧洲最大的用英文表演的剧院-(EnglishTheatre)。法兰克福剧院的多样性还体现在那大约30个独立戏剧团体的身上。独立剧院在20世纪70年代迅速发展,成为法兰克福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全德最好的剧院。除了柏林之外,这里也是现代舞繁盛之地。

在德国吃到过的最好吃的冰激淋是在法兰克福老市政厅外的罗马广场,这里也是整个城市最古老的心脏地带。由三座再现15世纪的三角形阶梯型房子组成的老市政厅,二楼的皇帝大厅(Kaiser-saal)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举行加冕典礼的地方,大厅四壁悬挂着从查里曼大帝到佛朗茨二世共52个皇帝的画像。以前皇帝加冕仪式后的宴会厅,现在是德国国家足球队凯旋归来和球迷狂欢的地方。时光演变,中世纪凯旋归来的骑士在现代是打完胜仗的国家足球队队员,他们在二楼有徽章图纹装饰的古老露台上,接受官场上群众的热烈欢迎,并共饮啤酒。除去装束的不同,那事关帝国荣耀的狂欢光景其实还和几个世纪前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