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骨被打碎的阿密科斯

国王凭借自己野蛮的力量,断送了许多邻人的生命。这一次,当阿耳戈号上的众人靠近海岸的时候,国王正举着望远镜观察着,暗自说道:“又有人要死在我的拳头之下了!”

当船刚刚靠岸,国王就走上前去,用嘲弄的语调向摇桨的人们挑衅:“听着,你们这些外乡人,海上的流浪汉!有一事你们必须知道!

那就是,你们所在的土地,是我的,踏上我统治的国土,就得听我的!如果你们想要安全的离开这里,就必须和我赛拳,挑选你们中的最能干的汉子到我这边来和我决斗,否则就要判处你们死刑。”

波吕丢科斯。基于国王的挑衅,他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对国王说道:“别和我们啰嗦了,我们准备服从你的法律,我就是你的对手!”

年轻的波吕丢刻斯如同天上的星辰一样宁静,他挥动着双手,好试一试,是不是因为长期的摇浆而变得不太灵活。

两人来到比赛赛场,国王的臣民与阿耳戈号众英雄在看台上观看这场生死拳击赛。在一片欢呼声中,高大强壮的国王走了出来,大声道:“我,你们的国王,今天将和以前一样,击碎眼前这个外乡人的头!”

人群一阵沸腾。一个奴隶从看台上扔下了两副赛拳的皮套在地上。阿密科斯说:“选择一副所喜欢的罢,我不喜欢用抓阄这样笨的方法,觉得十分麻烦。

不过,你自己的经验会告诉你,带上任何皮套都无所作用,因为我从未失败过,你眼前的可怕的敌人是我,一个最好的硝皮匠,善于用血把人的面颊染成黑色!”

波吕丢刻斯冷静的微笑,在别人的主场不能太过锋芒,他拿起离他最近的皮套,叫上同伴帮助他套在双手,柏布律西亚国王也同样照做。

比赛开始,国王向这希腊人攻击,有如巨浪冲击小船,使得舵工难于招架。波吕丢刻斯开始意识到,这位国王并不是口出狂言,出拳的速度与时机都掌握得恰当好处。

波吕丢刻斯在拳击赛场身经百战,他一次次的灵巧的躲过了袭击,并没有受伤。国王连续发动一系列的凌厉攻势,就快要实现击碎波吕丢刻斯的脸颊时,希腊人又有如神助般的躲过了攻击。

人群一阵躁动,他们有点发狂,因为从未出现任何一个外乡来客,在这么久的时间内还未倒地。国王额头流出的汗水慢慢聚集到下巴,在烈日的照射之下,显得晶莹剔透,随后滴落在地上。他心里已经悄然发生变化,从兴奋变成紧张,他十分清楚,眼前的这个希腊人是他一生以来碰到的最强大的对手,如果在不能打到他,自己将会殒命。

第二次出场,波吕丢刻斯擦去水流一般的汗滴,迎了上去。这一次,国王阿密科斯使出了全力,想要一拳击碎他的面颊,但波吕丢刻斯灵巧的躲避开了。为了结束这场拳击赛,波吕丢刻斯让

阿密科斯打中了自己的肩膀,而自己却乘机击中了国王的耳根,将他的头骨打碎,阿密科斯痛楚中倒地。

观众席上一片哗然,而阿耳戈号众英雄却开始胜利的欢呼。在雅典娜的帮助之下,只是让国王的拳从肩膀划过,波吕丢刻斯并没有受伤。

眼见他们国王倒下,柏布律西亚人抽出棍棒和矛,来攻击波吕丢刻斯。英雄们拔刀加入战斗,击退了他们的进攻。柏布律西亚人被迫逃遁,紧闭城门。

夜幕降临,他们生起篝火,在岸上过夜,巴扎他们的伤口,用战利品祭祀神祇,通宵宴饮。他们又从桂树上折下桂枝,编成一个花冠戴在头上。

音乐家俄耳甫斯弹起了他的竖琴,大家唱着赞美的华丽诗篇。当他们歌颂着勇敢的宙斯之子——波吕丢刻斯的胜利时,海岸也好像在静静的欢快中倾听着英雄的故事。

:波塞冬的儿子,比堤尼亚的柏耳布律喀亚人的国王。他孔武有力,发明了拳击,是著名的拳击手。他向所有过路的外乡人挑战,凡是拒绝的都被投入大海,接受他挑战的都在比赛中。后来,因为他拒绝向阿尔戈英雄们提供食物和水,在比赛中被波吕丢刻斯打死。

狄俄斯库里兄弟[德奥古利兄弟]:孪生兄弟波吕丢刻斯(罗马称为波鲁克斯)和卡斯托耳两人的合称。廷达瑞俄斯和勒达的儿子。后来的神话说,卡斯托耳是廷达瑞俄斯的儿子,波吕丢刻斯是宙斯的儿子,所以宙斯赐他永生;另一传说则认为,这对孪生兄弟都是宙斯的儿子。流传最广的神话讲到他们有三件事迹:救出被忒修斯抢走的他们的妹妹海伦;参加阿耳戈船英雄们的远航,在航行途中波吕丢刻斯战胜阿密科斯;他们同国王阿法柔斯之子伊达斯和林叩斯搏斗。

他们从后二人手里抢来新娘福柏和希莱拉——琉喀波斯的两个女儿(一说抢的是牛群)。在搏斗中,卡斯托耳死于伊达斯之手,波吕丢刻斯则杀死林叩斯,以后宙斯用雷电将伊达斯烧成灰烬。波昌丢刻斯不愿比兄弟长寿,请求宙生权分给兄弟一半。从此,他们兄弟便一天在地府,一天在奥林波斯山诸神之中(另一神话说:兄弟俩有一位在奥林波斯山时,另一位便在冥国)。

据有些传说,宙斯为了褒奖这种手足深情,使他们成为双子星座(一说成为启明星和太白星)。关于狄俄斯库里兄弟的神话看来是象征生和死、光明和黑暗的更替。他们兄弟俩,尤其是卡斯托耳,被认为是驯马者。波吕丢刻斯以力大艺高的拳斗士而闻名。对他们的崇拜流行于希腊各地区。 在斯巴达,他被奉为国家的保卫者和体操运动的庇护者。

他们还被尊为军人和航海者的护佑神。对他们的崇拜在意大利的各部落也很盛行。公元前484年在罗马建立他们的神庙。在艺术作品中,他们的形象是一对美少年,头戴椭圆形帽(希腊的水手帽),常常骑着马。他们的大雕像矗立在罗马奎里那利斯宫。列宁格勒原禁卫骑兵练马场的柱廊附近有上述大雕像的大理石摹制品,尺寸缩小(特里斯科尔尼作)。狄俄斯库里兄弟的名字已成为情同手足、难舍难分的友谊的同义词。狄(“你

们有多大的力量,精力最旺盛的青春,多大的能力,多大的才干,简直是…….卡斯托尔和波吕丢刻斯!”——屠格涅夫《父与子》)

1.人民文学出版社,德国古斯塔夫.斯威布著,楚图南译《希腊神线.商务印书馆,苏联MH.鲍特文尼克、NA.科甘等著《神线.商务印书馆,赫西俄多斯《神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