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曾闪耀中超 如今多星光黯淡

过去一周的世界足坛,曾经在中超赛场星光熠熠的大牌球星们以全新“姿态”重新回到中国球迷的视野:6月20日,前深圳队中场金特罗在河床5比1大胜圣菲联合的比赛中上演回归河床后的联赛首秀;6月21日,前上海申花队前锋特维斯在退役两周后接过罗萨里奥队的帅印;6月22日,前广州队前锋、入籍国脚阿兰时隔4个月实现再就业,加盟弗鲁米嫩塞。

这些离开中超的大牌球星们,曾是中超俱乐部实力的“风向标”,推动了中超联赛竞技水平和观赏性的大幅提升,帮助中超俱乐部在亚冠赛场取得历史性的突破,更是过去10年中超黄金期的“吸睛担当”。他们是中超繁荣的推动者,也见证了“金元足球”浪潮退去后的沉寂,最终选择离开。如今,他们或星光黯淡、命运迥异,或回归欧洲继续发光发热,或告老还乡,或沉迷于酒色……

伴随着中国足协推出联赛限投限薪以及俱乐部中性化更名的新政,中超联赛步入低成本运营的时代,动辄上千万欧元的转会费和上千万欧元的年薪已一去不复返,这引发了不可逆的大牌球星“离开潮”。

2019年夏,扎哈维、卡拉斯科返回欧洲;2020年,两位5000万欧元球星胡尔克和特谢拉离开,球星离开潮随之拉开帷幕:佩莱、哈姆西克、塔利斯卡、保利尼奥、阿瑙托维奇、奥古斯托……中超黄金期转会费在1000万欧元以上的34名天价外援中,如今只剩下奥斯卡一人,中超赛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菜鸡互啄”。

在这股大牌球星的“逃离潮”中,回归欧洲主流联赛的球员虽然与巅峰时期的水平略有差距,但依然保持着上佳的竞技状态。他们或处于当打之年,在传统豪门依然能闯出一番天地;或在主流联赛中下游球队迎来第二春。

卡拉斯科在2020年被马竞以承担一半薪水的方式从大连人队租回,一回到西甲,比利时国脚就展现出一流边锋级别的竞争力,为球队在2020-21赛季获得西甲冠军立下汗马功劳,随后与马竞签订4年新约。卡拉斯科上赛季西甲34次出场斩获6球6助攻,依然是马竞当仁不让的主力。他也是离开中超的大牌球员中唯一身价不降反升的球员,目前身价达到4000万欧元。

阿瑙托维奇(33岁)和扎哈维(34岁)虽然均已年过三十,但摧城拔寨的能力并未减弱。阿瑙托维奇在2021年8月从上海海港转会至意甲博洛尼亚,回到主流联赛的奥地利人如同被打通任督二脉,踢出与能力、身价相匹配的表现,以14球成为队内头号射手。尤文、国米均有意在今夏将其收至帐下,而博洛尼亚则咬死不放人,阿瑙托维奇迎来职业生涯的第二春,也成为今夏转会市场的“香饽饽”。

34岁的扎哈维被誉为中超金元时代性价比最高的外援,2019赛季以29球斩获金靴,超越艾克森在2014年创造的28球单季进球纪录,其破门方式涵盖任意球、头球、远射、点球和插花脚等所有技术,让球迷大饱眼福。虽然扎哈维的身价已从当年登陆中超时的700万欧元降至150万欧元,但以色列人在2020年转会至埃因霍温后依然维持较高的破门效率,上赛季荷甲25次出场收获11球7次助攻,“进球机器”门前嗅觉依然出众。下赛季扎哈维将离开埃因霍温,目前去向尚未确定。

相较而言,其余几名中超故人在回归欧洲后则相对平庸。36岁的意大利中锋佩莱曾经在山东泰山队大杀四方,但2020-21赛季在回归帕尔马后仅13次出场收获1球,上赛季更是销声匿迹。

哈姆西克曾被视为大连人队的救星,但却未能在中超赛场打出身价,34岁的斯洛伐克人在瑞典超哥德堡、土超特拉布宗辗转后竞技状态每况愈下,上季土超仅收获2球4助攻,退役已进入倒计时。而曾经在北京国安快乐“吐饼”的巴坎布上季租借至马赛,12场出场斩获4球,新赛季能否留队仍是未知数。

昔日身价5000万欧元的球星特谢拉的境遇最为坎坷,在2020年江苏苏宁解散后,其个人命运同俱乐部一样跌宕起伏:未能找到合适的下家,一度半年无球可踢。五大联赛球队嫌他老,西亚、美国大联盟球队嫌他贵,最终仅能落魄至土耳其的贝西克塔斯,上赛季土超24次出场仅交出4球1助攻的数据。巴西飞翼命运多舛,如今状态也是严重下滑。

当年有多风光,如今就有多落魄!中超黄金时期,巴西和阿根廷等南美球员最为吃香,穆里奇、艾克森、高拉特、保利尼奥等球星都曾是广州队八冠王的亲历者;胡尔克、奥古斯托、金特罗和卡尔德克也是各支中超队的“大腿”;艾克森、阿兰、洛国富、费南多等入籍国脚,曾被视为中国足球的救星、挺进世界杯的“捷径”,最终却竹篮打水一场空。

如今,四名入籍球员三人在巴西再就业,费南多赋闲在家,已一年多未参加正式比赛。上述这些球星大多已步入职业生涯末期,竞技状态大不如前,在中超赚得盆满钵满后, 选择在家门口“躺平”。

高拉特在广州队的最后一份大合同,年薪达到1.07亿元,回归巴甲后他在桑托斯的年薪已缩水了94%!收入暴跌的同时,他的竞技水平也直线分钟,进球和助攻数据均为零,唯一的收获是两张黄牌。这名31岁的老将上一次为桑托斯进球,还是今年3月的圣保罗州锦标赛,进球荒已持续96天。对此,高特拉曾抱怨“穿着10号球衣却当替补,这是罕见的”,但回归巴甲后颗粒无收是不争的事实。如此状态,主帅只能无奈将其摁在替补席上,将板凳坐穿。

比高拉特更落魄的是艾克森,这名曾被寄予厚望的入籍国脚在中超征战9个赛季,以120球创造中国顶级联赛进球纪录,如今却沦落至巴乙联赛,混迹于巴西老牌劲旅格雷米奥队,年薪不足100万欧元。艾克森本季巴乙出场309分钟一球未进。上轮做客累西腓体育,艾克森本季第三次首发遭遇不幸:左大腿肌肉损伤将长休两个月,将因此错过12轮巴乙联赛。

阿兰自结束世预赛12强赛后就返回巴西陪伴家人,时隔4个月才刚刚找到新东家弗鲁米嫩塞,回到自己职业生涯的起点看似一切很熟悉,但阿兰的竞技状态要想达到出场标准,仍需要至少一个月的调整和适应。

洛国富算是入籍球员中境遇略佳的,他凭借“野牛”般的闯劲去适应新的开始,其职业态度和敢打敢拼的风格,备受米内罗美洲俱乐部上下的认可,也成为队中主力,本季巴甲9次出场收获2球。

作为广州队的功勋球员,穆里奇则选择在阿瓦伊“养老”,这是他第三次加盟这支球队,本季10场巴甲打入4球,姜依然是老的辣!

巴甲的科林蒂安队云集了众多中超故人,主帅是曾经执教上海海港队的佩雷斯,格德斯、奥古斯托、吉尔、保利尼奥都曾在中超驰骋。其中,号称中超史上最强后腰的保利尼奥最让人唏嘘。在去年7月与广州队解约恢复自由身后,保利尼奥曾短暂效力于沙特球队吉安国民两个月,但未能达成签约,随后回到巴西加盟科林蒂安,在出场3次攻入1球后,这名33岁的老将在第四轮联赛左膝韧带撕裂,面临6个月的长休,2022赛季已基本报销。

前上海海港队的胡尔克虽然对抗能力和爆发力与巅峰时期相去甚远,但回到巴甲依然能给对方防线造成极大冲击。在本周三的巴西杯帮助米内罗竞技首开纪录后,胡尔克本季在各项赛事23次出场攻入18球助攻5球,其中巴甲9场8球2助攻,昔日锋霸依然宝刀不老。

有人选择“躺平”,有人追求更高层级的挑战,也有人以薪水为先。在中超赛场捞足油水后,调转枪头换个战场,转战西亚延续“淘金”之旅。

塔利斯卡的任意球绝技曾笑傲中超赛场,广州球迷也亲切地称之为“广州塔”。在2021年以800万欧元加盟利雅得胜利后,塔利斯卡年薪达到650万欧元,依然拿着沙特联赛中的高薪。对此,正处当打之年的塔利斯卡大方承认:“我来自穷人家庭,我踢球的目的就是多赚钱。”这名巴西中场也延续了在中超的进球势头,上赛季沙特联赛26次出场贡献18球2次助攻,期间不乏倒钩炫技般的精彩破门,当选联赛二号射手,身价仍高达1150万欧元。若非一味求财,欧洲联赛应有其安身之所。

伊哈洛曾在长春亚泰和上海申花两家中超俱乐部效力,且保持着极高的进球效率。在2021年转战沙特联赛后,伊哈洛在利雅得青年效力一个赛季,即交出32场22球4次助攻的完美数据,捧得联赛金靴,并在2022年冬窗以290万欧元转会至利雅得新月。如今,加盟仅4个月的伊哈洛再次展现高效射手的本色——14场11球,迅速融入并成为头号射手,成为名副其实的实干派。

曾经的“天体之王”孔卡在2017年离开中超,租借转会至巴甲弗拉门戈,逐渐淡出中国球迷的视野。随后因为伤病原因转会至美国大联盟,从2017年到2019年,昔日的中场巨星两个赛季的上场次数总计仅为五次。虽然孔卡曾多次表示希望有中国球队能与他签下一份职业合同,但在如此低的训练和比赛强度下,孔卡继续踢球的想法简直是天方夜谭,最终在2019年4月作出退役决定。

退役这一年,孔卡在场外也做了一个重大决定——和妻子宝拉离婚。恢复单身生活的孔卡此后交往过两任女友,在39岁生日之际更是在社交平台分享与女友在海边拥吻的照片。

说杰克逊·马丁内斯是中超史上最“水”外援,相信没有人会反驳。这名哥伦比亚中锋曾经在波尔图拿过三次葡超金靴,但在2016赛季被广州队以4200万欧元引进后,却一直处于养伤状态,效力三年仅出场16次打进4球。总体算来,杰克逊·马丁内斯几乎“躺”赚了3亿元,平均每一粒进球价值高达7000万元。即使此后加盟波尔蒂芒人两个赛季,杰克逊·马丁内斯依然是小伤小病不断,一直未能根治的脚踝伤势,最终毁掉了这位神锋的上升之路。据悉,杰克逊·马丁内斯状态一落千丈的原因是私生活过于糜烂,沉迷于烟酒不自律,最终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并于2020年底在33岁时宣布退役。

曾经在天津征战的巴西球星帕托一度是国际足坛的顶流球员,但纵情于声色不能自拔,自律性越来越差,频繁的伤病和无尽的透支早就摧毁了巴西人的身体,其职业生涯走出了明显的抛物线岁的年纪,已沦落至美国大联盟打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