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联冠军吸纳两代日本国脚—二十年不见杨晨的法兰克福

当法兰克福作为德甲非顶尖俱乐部拿下欧联杯的时候,队内的日本国脚不出意外地成为中国以至亚洲关注的焦点。

当欧联杯冠军能有两名日本球员时,给出的是荣耀本,同时也是界定书。在亚洲足球的整体水平事实上还在和世界拉大的时候,欧联杯的冠军表明大多亚洲球员就是欧联级别,孙兴慜、早期香川真司这样的角色只是极少数。

而当法兰克福作为杨晨效力了三个赛季的球队,之后再也没出现过中国球员,甚至德甲之后也再无人立足,日本球员刚刚好两代球员又给了参照。

效力于沃尔夫斯堡的长谷部诚捧起德甲冠军奖杯之前,已经作为浦和红钻球员捧起过亚冠冠军。

当日本俱乐部在亚冠中显得“弱势”的时候,恰恰是日本球员大量留洋各家欧洲联赛的时期。

两代日本球员的对比是,长谷部诚是作为亚冠级别的球员,经历了J联赛的多年培训进入了德甲的殿堂;而镰田大地之前所在的鸟栖砂岩,在日本联赛中也是非顶尖俱乐部,甚至还有过为保级而战的历史。

亚洲球员的留洋履历,以长谷部诚与镰田大地对比,门槛已经明显降低,尴尬的是,对于中国球员而言,相对要求反而再提高。

中国球员在世界杯之后曾经出现过超过两位数的留洋军团,大量球员还能够长期效力的盛况再也没出现过。

另一个能够关注的方面是,浦和红钻作为在亚冠中无数次淘汰中超球队的俱乐部,也再没出现过长谷部诚的接班人;而在亚冠中偶然表现的中国国脚,无一人能够像杨晨那样能在德甲坚持三个赛季,即使中后期已经明显没有主力位置。

法兰克福的日本球员自己对比,或是与杨晨为代表的中国球员对比,整体实力相对日本的巅峰状态已经下降很多,同时德国联赛的门槛也在不断下降。

中超联赛的门槛下降地更为飞快,这才有了张稀哲在沃尔夫斯堡的失意,张玉宁在当年德甲第八的不莱梅连替补位置都不保,自我实力的下滑与选择登陆俱乐部的不切实际,与当年杨晨选择保级水平的法兰克福形成了鲜明对比。

也给中超球员又指明了道路:球员实力不足以立足一级联赛,留洋并不见得非要是欧洲顶尖联赛,日韩大量球员也没有往日朴智星、中田英寿的水平,选择的也是比利时、荷兰的中小俱乐部。

法兰克福的长谷部诚是借着巅峰为跳板,而镰田大地也是在非顶尖俱乐部顺利上位(出场数据也并没有到绝对核心的程度),就此成就了欧洲联盟杯的亚洲面孔。

这些履历表足够中国球员深入研究很长时间,捧杯的庆祝仪式,反倒没有太多可看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