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藏着潜在革命种子的机器人

当你听到一个共和会议员发出“合法”这等疯狂言论的时候,你会奇怪我们如何成了世界上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更重要的是,我们是如何一直待在这个位置上的。

简单的答案是,谢天谢地,美国仍有一批人——创新者和企业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德国将吃掉我们的早餐,中国将吃掉我们的午餐。他们不知道我们正处于衰退中,一步步接近财政的悬崖绝壁。他们对政治根本不感兴趣。相反,他们只是全身心地去发明和协作。他们可以弥补我们的缺点,每当我需要提神时,就会顺便到他们那里走一走。

最近,我就这么做了。我参观了位于波士顿机场附近的Rethink机器人公司,在那里做了以前从未做过的事:作机器人,让它执行将东西从一处搬到另一处的简单任务。没错,我使用一个界面友好的屏幕和安装在机械臂里面的存储器,训练机器人手臂。

这里埋藏着潜在革命的种子。Rethink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希望其制造的便宜、易用、安全的机器人相对于工业机器人,就像个人电脑相对于大型计算机。

这就意味着,机器人进入小企业甚至家里,人能给机器人写应用程序,就像对个人电脑一样,让机器人演奏、打扫屋子。或者最重要的是,为买不起大型传统机器人的小企业从事多项任务,从而加快创新,促进美国制造业。

“我们的机器人成本低、易编程、不固定、不危险。”公司创始人罗德尼·布鲁克斯解释,“有一天,我们到一家小塑料公司,老板说他用机器人两小时做一件事,然后重新做另一件。有了我们的机器人,你可以教他们你想要完成的具体任务,完成后,你可以安排做另一件。”如果你让机器人停止,它们就会停止。

Rethink公司的设计团队包括了布鲁斯·布鲁姆伯格——苹果激光打印机的产品经理,及其他来自俄罗斯、格鲁吉亚、委内瑞拉、埃及、澳大利亚、印度、以色列、葡萄牙、英国、斯里兰卡、美国和中国的75名专家。“全部在美国制造。”布鲁克斯说,但靠的是“来自全世界”的“最出色人才”。

这是未来的公司。别提“外包”了。在今天高度连通的世界,“里”“外”之分已不复存在。有的只是“好,更好和最好”,如果你不能从各个地方组建起最出色团队,你的竞争对手会的。

实际上,机器人将消灭工作,就像个人电脑一样,但那将是低技能工作。机器人也会创造新工作,或扩大现有工作,但那将是需要更多技能的工作。

这就是进步。它消除了坏工作,造就了好工作,但总是要求更多技能和创造力,总是能让更少人做更多事。当19世纪末20世纪初农业经济被工业经济取代时,我们就经历了相同大转变。

所以,这次选举应该关注的,是我们如何孕育出能创造新产业、新工作和生产工具的公司。可惜,它不是。因此,我庆幸波士顿的这些人不知道。

当你听到一个共和会议员发出“合法”这等疯狂言论的时候,你会奇怪我们如何成了世界上最富有、最强大的国家。更重要的是,我们是如何一直待在这个位置上的。

简单的答案是,谢天谢地,美国仍有一批人——创新者和企业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德国将吃掉我们的早餐,中国将吃掉我们的午餐。他们不知道我们正处于衰退中,一步步接近财政的悬崖绝壁。他们对政治根本不感兴趣。相反,他们只是全身心地去发明和协作。他们可以弥补我们的缺点,每当我需要提神时,就会顺便到他们那里走一走。

最近,我就这么做了。我参观了位于波士顿机场附近的Rethink机器人公司,在那里做了以前从未做过的事:作机器人,让它执行将东西从一处搬到另一处的简单任务。没错,我使用一个界面友好的屏幕和安装在机械臂里面的存储器,训练机器人手臂。

这里埋藏着潜在革命的种子。Rethink的目标很简单,就是希望其制造的便宜、易用、安全的机器人相对于工业机器人,就像个人电脑相对于大型计算机。

这就意味着,机器人进入小企业甚至家里,人能给机器人写应用程序,就像对个人电脑一样,让机器人演奏、打扫屋子。或者最重要的是,为买不起大型传统机器人的小企业从事多项任务,从而加快创新,促进美国制造业。

“我们的机器人成本低、易编程、不固定、不危险。”公司创始人罗德尼·布鲁克斯解释,“有一天,我们到一家小塑料公司,老板说他用机器人两小时做一件事,然后重新做另一件。有了我们的机器人,你可以教他们你想要完成的具体任务,完成后,你可以安排做另一件。”如果你让机器人停止,它们就会停止。

Rethink公司的设计团队包括了布鲁斯·布鲁姆伯格——苹果激光打印机的产品经理,及其他来自俄罗斯、格鲁吉亚、委内瑞拉、埃及、澳大利亚、印度、以色列、葡萄牙、英国、斯里兰卡、美国和中国的75名专家。“全部在美国制造。”布鲁克斯说,但靠的是“来自全世界”的“最出色人才”。

这是未来的公司。别提“外包”了。在今天高度连通的世界,“里”“外”之分已不复存在。有的只是“好,更好和最好”,如果你不能从各个地方组建起最出色团队,你的竞争对手会的。

实际上,机器人将消灭工作,就像个人电脑一样,但那将是低技能工作。机器人也会创造新工作,或扩大现有工作,但那将是需要更多技能的工作。

这就是进步。它消除了坏工作,造就了好工作,但总是要求更多技能和创造力,总是能让更少人做更多事。当19世纪末20世纪初农业经济被工业经济取代时,我们就经历了相同大转变。

所以,这次选举应该关注的,是我们如何孕育出能创造新产业、新工作和生产工具的公司。可惜,它不是。因此,我庆幸波士顿的这些人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