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了解米菲兔之父迪克·布鲁纳多少?

迪克·布鲁纳从没接受过正规的美术教育,几乎是靠自身天份与对绘画的热爱开始他的事业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家境贫穷,相反地,家里经营的出版社是荷兰最大的,作为长子的他,自然被作为下一代经营者来培养,而他从小喜欢画画。在二战期间,迪克·布鲁纳与其家人移居荷兰乡下,他说“自己从来没有去过学校,我一直待在家里。我们家曾有两本关于伦勃朗与梵高的书,而我大概看了五到六遍。”布鲁纳还没到20岁时,就辍学在自家的巴黎和伦敦书店实习,他充分利用这个机会,尽可能地参观每一个画展,“从一个画廊流连到下一个画廊,毕加索、布拉克、马蒂斯、蒙德里安,所有那些名字、那些作品都让我倍感振奋”。

回到荷兰后,他曾想尽办法说服家人,让他进入了国立阿姆斯特丹美术学院学习艺术。但是进去没多久,他就因为学校里传统的美术教育无法满足他一心追求战后新的美术表现形式的愿望而退学了。就在此时,迪克·布鲁纳爱上了住在邻居家的艾琳。艾琳的父亲说:“要和我女儿结婚的话,没有像样的工作可不行”,为此布鲁纳主动加入父亲的出版社担任美编,布鲁纳于1953年同艾琳结婚。妻子艾琳在布鲁纳的创作方面担当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所有迪克·布鲁纳的图书在出版之前,都经过太太的审阅,而艾琳是布鲁纳最信任的私人评论家。

恰好,布鲁纳的父亲想把美国流行的书籍引进欧洲,这个想法让刚刚成为设计师的布鲁纳有机会负责这些书籍的装帧设计,而大量的装帧设计工作成为训练自己把创意付诸实践的好机会,而这个量究竟有多大呢?他回忆道:“第一年一系列有六本书,第二年大约有十八,不久之后,有一百零一本以上。我意识到,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运用一切可能的方法:绘画、撕裂、切割、拼贴。”对于那段日子,迪克·布鲁纳特别留恋,他说“那是一段好时光,虽然有许多活,但是我乐在其中。我努力让每个封面看起来都不同,尝试了剪切、拼贴等很多手法”,如给推理小说《黑熊系列》设计的宣传海报还获得了国内大奖,对他来说,小黑熊系列就是他的艺术培训学校。

迪克·布鲁纳从没接受过正规的美术教育,几乎是靠自身天份与对绘画的热爱开始他的事业的。但这并不意味着家境贫穷,相反地,家里经营的出版社是荷兰最大的,作为长子的他,自然被作为下一代经营者来培养,而他从小喜欢画画。在二战期间,迪克·布鲁纳与其家人移居荷兰乡下,他说“自己从来没有去过学校,我一直待在家里。我们家曾有两本关于伦勃朗与梵高的书,而我大概看了五到六遍。”布鲁纳还没到20岁时,就辍学在自家的巴黎和伦敦书店实习,他充分利用这个机会,尽可能地参观每一个画展,“从一个画廊流连到下一个画廊,毕加索、布拉克、马蒂斯、蒙德里安,所有那些名字、那些作品都让我倍感振奋”。

回到荷兰后,他曾想尽办法说服家人,让他进入了国立阿姆斯特丹美术学院学习艺术。但是进去没多久,他就因为学校里传统的美术教育无法满足他一心追求战后新的美术表现形式的愿望而退学了。就在此时,迪克·布鲁纳爱上了住在邻居家的艾琳。艾琳的父亲说:“要和我女儿结婚的话,没有像样的工作可不行”,为此布鲁纳主动加入父亲的出版社担任美编,布鲁纳于1953年同艾琳结婚。妻子艾琳在布鲁纳的创作方面担当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因为所有迪克·布鲁纳的图书在出版之前,都经过太太的审阅,而艾琳是布鲁纳最信任的私人评论家。

恰好,布鲁纳的父亲想把美国流行的书籍引进欧洲,这个想法让刚刚成为设计师的布鲁纳有机会负责这些书籍的装帧设计,而大量的装帧设计工作成为训练自己把创意付诸实践的好机会,而这个量究竟有多大呢?他回忆道:“第一年一系列有六本书,第二年大约有十八,不久之后,有一百零一本以上。我意识到,在这种情况下,必须运用一切可能的方法:绘画、撕裂、切割、拼贴。”对于那段日子,迪克·布鲁纳特别留恋,他说“那是一段好时光,虽然有许多活,但是我乐在其中。我努力让每个封面看起来都不同,尝试了剪切、拼贴等很多手法”,如给推理小说《黑熊系列》设计的宣传海报还获得了国内大奖,对他来说,小黑熊系列就是他的艺术培训学校。

迪克·布鲁纳于1953年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图画书《苹果》,这本书和后来的米菲系列风格一致,但《苹果》这本书在当时并未引起大家的关注,而《苹果》和《米菲兔》出版时间是 1955年6月21日,因此,6月21日就成了小兔子的生日。米菲兔开始于偶然,在海边度假时,迪克·布鲁纳看到有一只小兔子旁若无人地狂奔,兔子触动了他,于是每晚在儿子睡觉前,都给儿子讲小兔子的故事,后来把故事做成绘本。

米菲兔的构成元素仅用两只小眼睛、一张“X”嘴便表达出了米菲的悲伤、高兴、激动等复杂情绪。这种风格源于迪克·布鲁纳是一位极简主义者,他是马蒂斯的忠实粉丝,他说“马蒂斯的画给人的印象格外强烈。明明是那么简单的画,但却能直接触及人的心灵。所以,我认为绝对、绝对不能画得过细,不能画得过于复杂。因此,我的作品画面很简单。因为有必要让读者展开想象”。此外,他深受荷兰风格派的影响,该派的代表人物是蒙德里安,他俩都出生于乌特勒支省府乌特勒支市,所以还是老乡,其作品中的黑线和红、蓝、黄三色的搭配也与蒙德里安的风格相似。

事实上,迪克·布鲁纳的米菲绘本首次出版时没能打动成年人,在成年人眼中图画也过于简单,缺乏细节。但是孩子们从一开始就喜欢他的书,他们立刻被画面的颜色吸引,能认出里面所有的形状。因为他将一切多余的部分去掉,只留下最简单的图画,而每一幅图都会自己会说话。所以,迪克·布鲁纳作品真正的奥秘就是:少即是多。

布鲁纳·迪克是一位完美主义者,在60余年的艺术生涯中,总共为米菲兔创作了124本图画书,每本米菲兔的故事书都包含12页,每一页都有一幅插图,大多数还配了四行诗(第二行和第四行押韵)。米菲兔从一个不确定性别的毛绒玩具到变得越来越像人类,是布鲁纳不断追求更简单、更完美的形式的历程。因为迪克·布鲁纳希望自己创作的每一幅画,都可以成为一个独立的艺术作品。为了完成一幅画,他通过要画10厘米厚的稿子,才能最终达到满意的效果。迪克·布鲁纳回忆道,“一天我去拜访查尔斯·舒尔茨(史努比的创造者),他正在画画,他的手微微颤抖。一旦我的手也开始打颤,那就是该结束的时候了。我不允许我的三个孩子继续我的工作,他们必须创造自己的东西。”这意味着,他停笔的同时,持续半个多世纪的米菲兔的故事也将完结,同时布鲁纳对抄袭亦是深恶痛绝。

诞生于 1974年的凯蒂猫(hello Kitty)被布鲁纳厌恶,两件作品的风格是如此的相似,以至于让不少人认为米菲兔和凯蒂猫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在凯蒂猫刚出现时,布鲁纳就怀疑自己的作品被剽窃。但在一开始,他的律师并没有与三丽鸥(Sanrio)公司接洽,毕竟凯蒂猫是一只小猫,不是小兔子。直到几年后,卡西兔(Cathy)以凯蒂猫(hello Kitty)的朋友身份面世,布鲁纳彻底地怒了。2010年8月26日,管理布鲁纳版权的梅西斯(Mercis)公司在荷兰提起诉讼,指出日本三丽鸥公司的卡西兔在描绘手法、衣着及耳朵部分都神似其作品米菲兔。几个月后,两公司在法庭外达成和解,双方共同将花费在诉讼上的15万欧元捐给日本地震和海啸的受害者;同时,双方将尽力使彼此的卡通形象保持适当的距离。

迪克·布鲁纳的完美主义还表现在其绘本的出版。当年布鲁纳的绘本在中国出版时,他们对出版有着极为苛刻的要求,在图文排版的过程中就算把米菲兔挪了一毫米也得发邮件!他们假期不办公,得等他们休完一个又一个长长短短的假期后才能得到回复。在印刷上也很是讲究,必须用潘通墨印刷、必须六色印刷机,而六色印刷机全北京没几台!总之,这书的里里外外必须得与原装的一模一样。

随着米菲兔形象火遍全球的不只是布鲁纳的绘本,还有各种被制成米菲兔模样的商品,如文具、钥匙扣、娃娃、电影等,每一件米菲相关的商品都须经过布鲁纳的最后审核,几十年来,他拒绝了数十种关于米菲商品的提议。2015年,米菲兔诞辰60周年之际,一向对米菲的颜色和外形有着严格要求的迪克·布鲁纳,竟然邀请了世界各地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为米菲兔创作60个纪念版形象,并给了艺术家们极大的创作空间。这是首次大型邀请展,也是最后一次,迪克·布鲁纳把展览的收入全部捐赠给联合国儿童基金会。

2015年为纪念米菲兔诞生60周年,迪克·布鲁纳特邀世界各地的艺术家装饰米菲兔